重庆麻将机遥控器|重庆麻将怎样打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傳媒掃描

【中國科學報】“應化”利生

2019-08-23 中國科學報 王之康
【字體:

語音播報

  2015年1月6日,中國科學院長春應用化學研究所(以下簡稱長春應化所)召開全所職工大會,就是否同意長春應化所申請特色研究所建設進行無記名投票表決。最終經統計,97.7%的職工同意申請特色研究所。在這個事關研究所未來發展方向的關鍵時刻,全所職工空前團結、高度一致。

  同年2月2日至4日,中科院組織特色研究所申請答辯會,長春應化所以制造業轉型升級領域并列第一名的成績從14家申報研究所中脫穎而出,順利通過評審。

  此前連續9天,長春應化所時任副所長、現任所長楊小牛與所里的同事幾乎每天都工作到凌晨兩點,高度凝練特色創新工作,反復推敲修改申請書。辛苦付出終于得到回報,通過特色研究所評審,也為全所增添了幾分春節前的喜慶。

  3個月后,長春應化所進入首批中科院特色研究所試點單元序列,標志著研究所進入了一個以“三個面向”為重要指引、以“四個率先”為戰略目標的改革創新發展新階段。

  但就像楊小牛所說,“成為特色研究所首批試點建設單位,對我們來說既是重大機遇,更是嚴峻挑戰。”因為對于一個全新的體制機制,或許沒有人十分清楚特色研究所一定是什么樣的輪廓與架構,因此,如何在摸索中蹚出一條具有長春應化所風格的路,便成了當時的首要任務。

  從4:6到6:4

  始建于1948年12月的長春應化所,至今走過七十余年的發展歷程。

  “在不斷為國家作出基礎性、戰略性和前瞻性重要創新貢獻的同時,我們也逐步把長春應化所建設發展成為集基礎研究、應用研究和高技術創新研究于一體的綜合性化學類研究所,成為我國化學界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和創新基地。”楊小牛說。

  而實際上,綜合性研究所這一傳統優勢也正是特色研究所建設的首要挑戰所在。

  中科院院長白春禮曾解讀,特色研究所的基本功能側重于服務社會可持續發展和保障改善民生,研究方向主要圍繞不可或缺的特殊需求領域和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交叉研究,以及長期觀測、持續積累的基礎性工作;在成果產出方面,要為宏觀決策和可持續發展提供科學建議和建設性解決方案,在本領域里形成新理論、新方法、新標準和新工具,形成系統性基礎數據積累,提供開放共享的分析技術平臺。

  “簡言之,特色研究所建設就是要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以學科為支撐,為國家和經濟社會發展作出貢獻。”長春應化所副所長逯樂慧說。

  因此,在特色研究所試點建設之初,長春應化所就確定了工作思路,即在特色和產出上下功夫。

  逯樂慧介紹,長春應化所通過學科建設向特色方向傾斜、創新鏈條向應用研究偏移兩個維度的協同推進,使全所科研力量更加聚焦特色學科的應用研究,將應用研究與基礎研究的人員比例從4:6調整為6:4。

  在2014年高分子化學與物理、稀土化學與物理和電分析化學三大特色方向被國際專家評估為國際一流的基礎上,長春應化所繼續深化特色學科方向發展,凝練了五大服務項目:稀土交流LED(發光二極管)發光材料與器件、二氧化碳基聚氨酯、異戊二烯單體規模化生產技術、抗污染分離膜材料的開發及應用、高性能鎢鋁合金技術集成與示范。

  同時,長春應化所結合區域發展需要,新增了生物化工學科;在秸稈利用、植物多糖、生物聚酯和纖維素轉化等方向研究基礎上,布局了生物質資源高值化利用研究領域,以解決東北地區秸稈處理,農產品深加工能力弱、附加值低及其帶來的污染問題。

  長春應化所科研三處處長孫小紅介紹,研究所還強化了應用研究在績效考核中的評價權重,提高了成果轉化中對科研人員的獎勵比例。從2016年開始,研究所將成果轉化現金收益的50%獎勵給團隊,并設立了產業化成果獎,增設了產業化研究員,發揮評價獎勵體系的指揮棒作用。

  “此外,我們于2015年11月調整了發表論文績效分值計算方法,按照化學學科的實際情況,由學術委員會把關,將期刊分為5個檔次,扭轉了只看期刊影響因子的局面,使得基礎研究更加注重質量而非數量。”長春應化所科研一處處長王鑫巖說,“這樣才能引導更多科研人員從事應用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

  據統計,在長春應化所特色研究所試點建設4年內,特色方向任務占全所任務的集中度從82.3%增長到87.3%,特色方向對外競爭經費集中度從80.8%增長到88.6%,經費增長率達61.58%。此外,2018年發布的數據顯示,長春應化所“化學”和“材料科學”兩個學科均進入ESI全球前1‰行列,彰顯出強勁的基礎研究實力。

  打造非實體中心

  發展至今,長春應化所已擁有3個國家重點實驗室——高分子物理與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稀土資源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電分析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歷史上,這些以學科為基礎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可謂研究所重大成果產出的“主力軍”。同時,一個不爭的事實是,不少重大成果的取得都體現出多領域集中攻關的特點。

  “比如,我們之所以能夠實現稀土順丁橡膠的產業化,就是因為把研究稀土的人和研究高分子的人集中在一起。”楊小牛指出,但更多時候,科研活動組織模式是松散的,課題組間的合作研究也相對偏少。

  鑒于此,長春應化所整合特色學科優勢力量,調整科研單元組織架構,建成了跨學科、跨實驗室的非實體中心,形成了實體實驗室“主建”、非實體中心“主戰”的“戰建結合”模式。“這不僅有利于解決PI(課題組長)制導致的碎片化問題,還有利于提高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的綜合服務支撐能力,以及跨學科多領域技術集成攻關能力。”楊小牛說。

  目前,長春應化所已建成13個非實體中心,涉及航空輪胎橡膠、醫用高分子、氫能利用和生物質化工等諸多特色方向,覆蓋了全所2/3以上的課題組和近3/5的研究員,為形成新的創新團隊、衍生新的科技增長點提供了“應化方案”。

  比如,成立于2016年底的氫能利用研發中心,最初由先進化學電源實驗室主任邢巍牽頭,匯集了8個課題組。“我們發現,把各個團隊集合起來,不僅可以發揮綜合研究所的特點和學科交叉融合的優勢,而且可以形成貫穿氫能全鏈條的制備、儲運和燃料電池高效發電的系統研發團隊及技術平臺。”邢巍說。

  在氫能利用研發中心,不同課題組分別承擔不同的科研任務:邢巍課題組主要研究燃料電池與水電解系統,王立民課題組主要開展儲氫材料/系統研究,張新波課題組主要研究能量轉化過程材料與器件等。

  “雖然這些課題組原來的科研工作并沒有直接關聯,但通過納入高效制氫、氫能儲運、燃料電池發電這條主線,大家緊密協作,有力強化了科研創新能力。”邢巍說,中心的非實體性質也為各個課題組提供了相對寬松的環境,免去了一些事務性工作干擾,更多的是圍繞科研項目展開合作。

  4年來,憑借非實體中心建設,長春應化所在團隊集成攻關上持續發力,共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創新群體項目1項,牽頭承擔國家重點研發計劃3項、中科院科技服務網絡計劃(STS)重點項目6項、威高專項(即“中國科學院—威高集團有限公司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框架協議,用于支持面向市場需求和產業發展的科學研究、技術研發及產業化前期的科研項目)6項,以團隊攻關形式爭取科研任務經費超3億元。

  從“流”到“留”

  一切成果的取得,歸根到底,核心在人。但一說到東北、一說到東北的科研力量,卻往往只能用一句詩來概括——“孔雀東南飛”。

  “入不敷出”的人才流動,常常讓東北的人才問題成為全社會關注的話題。身處這樣的大環境,長春應化所自然也無法獨善其身。

  “2013年到2015年,陸續走了5位‘杰出青年’、1位‘青年千人’。”長春應化所副所長衣卓曾擔任人事處處長多年,人才尤其是領軍拔尖人才的流失讓他頭疼不已。子女入學、家人安置,這是選擇離開的科研人員提到最多的兩個原因,但衣卓心里明白,背后大家未說出口的,其實還包括工資待遇和科研經費等問題。

  在當時的形勢下,長春應化所迅速作出反應,不僅是為了特色研究所試點建設,更是為了長春應化所的長遠發展。

  “2015年,我們開始調研、探索,希望在人才、薪酬保障體系方面進行一些改革。”衣卓介紹,2016年出臺了《關于調整科技、管理骨干工資結構的試行方案》,打破原有三元工資制度的固化體系,強化事業留人和薪酬穩人雙激勵機制,實施協議年薪+崗位基礎工資薪酬體系,提高高端人才穩定性收入,強化“平臺+團隊”保障機制等系列舉措。

  在衣卓看來,改革后的薪資待遇雖然仍無法與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的高校、科研機構媲美,卻可以讓科研人員在長春過上更為體面的生活。令人欣喜的是,這一系列改革舉措很快收到了效果,2016年后長春應化所再無領軍、拔尖人才流失的情況發生。

  “實際上,青年人才的穩定也是研究所發展的重中之重。近5年,副研究員等青年人才也走了不少。”王鑫巖說,高端人才穩定之后,這部分人才的穩定就成了人事工作關注的重點。“為了給中青年人才提供晉升通道,我們修訂了崗位晉升條件,實施專業技術崗位晉升分類評審辦法,讓優秀青年人才提前晉升;同時增設了項目及產業化研究員崗位,啟用優秀青年高端人才任實驗室正副主任,還制定了《科技人員離崗創業管理辦法》等。”

  2013年來到長春應化所的“80后”研究員劉俊,就是在這一新規下擔任了高分子物理與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一職。

  他曾在讀碩士、博士期間結緣長春應化所,又先后前往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與德國維爾茨堡大學做博士后。6年的海外求學經歷沒有吸引他留下,而是毅然選擇回到長春應化所。“對于這個決定,也許很多人并不理解,但我覺得長春應化所的平臺對自己的發展非常難得。事實證明,這個選擇是正確的。”劉俊說。

  此外,借鑒中科院青年創新促進會(以下簡稱院青促會)的模式,長春應化所還成立了“英華”青年創新促進會,成員包括院青促會會員、青年人才項目入選者以及長春應化所優秀的青年科技人員,同時設立青年專項發展基金,給青年科研人員每人30萬元經費支持,并有針對性地選派優秀科研骨干出國深造,著力培育儲備一支以中青年領軍拔尖人才為學術帶頭人的創新隊伍。

  因此,在整個大環境對高端人才吸引力不足的情況下,這幾年,長春應化所卻能源源不斷地引進新鮮血液——整建制引進生物化工學科科技創新團隊1個、“青年千人”5人、“百人計劃”5人、高級專業人才18人,極大加強了特色方向和新興學科的科研力量。

  電分析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研究員李冰凌2015年4月來到長春應化所,這里給她的第一感受就是“高效”。“從我去人事處報到到拿到實驗室的鑰匙開始工作,時間不超過一天,而且第二天我的銀行卡辦好后,科研經費就已經到賬了。所里對青年科研工作者真的是非常支持。”

  而讓長春應化所研究員、中科院高性能合成橡膠及其復合材料重點實驗室主任白晨曦感觸最深的,是所里對課題組引進工程技術人才的有力支持。

  “一項研究從技術到產品,中間有多個環節要打通,僅靠科研人員是不夠的。”白晨曦說,2013年,他所在的課題組成功開發出從原料異戊二烯單體合成到聚合人工仿生合成天然橡膠的全套技術創新鏈,其中自主設計完成具有國際領先水平的3萬噸/年“人工合成天然橡膠—稀土異戊橡膠”全套生產工藝包,順利實現技術轉移轉化,轉讓費達6000萬元。該成果被納入中科院2013年度工作會議報告“取得重大突破領域”之一,同時也讓長春應化所嘗到了工藝包的“甜頭”。“但是,如果沒有工程技術人才,像這樣的成功很可能就是曇花一現。”

  此次,借由特色研究所試點建設,長春應化所放寬了課題組引進工程技術人才的條件。“所里對工程技術人才不再要求博士文憑,于是,我就從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有限公司引進了一位工程技術人才,其他課題組也引進了幾位。相信有他們的加入,我們今后能嘗到更多‘甜頭’。”白晨曦說。

  打通“最后一公里”

  特色研究所試點建設之初,長春應化所就確定了“在特色和產出上下功夫”的核心理念。但無論在研究上投入多大精力,無論科研活動組織模式多么完善,無論人員組成結構多么合理,如果在最后的轉化上受阻,也將難以實現重大成果產出。這一點,對于化工新材料類科技成果來說尤為重要。

  “因此,我們高起點打造科技成果中試孵化平臺,著力解決科技成果和產業化脫節的問題。”孫小紅介紹,長春應化所在長春新區建成建筑面積4.8萬平方米的吉林省化工新材料重大科技創新基地,構建了“研發、中試、孵化、產業化”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完整鏈條,在科技種子引進來“最先一公里”和科研成果產業化“最后一公里”兩方面進行大膽嘗試。

  目前,該基地已經進駐了25個工程化項目,其中3個平臺獲批省級中試中心,另有包括五大服務項目在內的17個項目已建成中試線,孵化科技創新型企業9家。

  實際上,基地的建設也確實促進了創新鏈、產業鏈、資金鏈“三鏈聯動”。4年來,基地共吸納政府孵化資金2.4億元,所孵化的企業吸引“兩所五校”創新基金1.14億元,帶動社會資本10億元。到目前,長春應化所與香港博大東方集團、吉林神華集團有限公司等企業合作,實現了聚碳酸烯丙酯生物降解塑料、二氧化碳基多元醇等10余項科研成果的轉移轉化。

  與此同時,長春應化所還將五大服務項目納入“一三五”規劃,實現二者高度融合統一,通過“所領導分工負責——領銜科學家具體推進——大項目辦組織協調——項目運行季度監測——團隊績效獨立考核”的閉環管理模式,強化頂層設計和過程管理,并先后為每個項目投入500萬~1000萬元平臺建設費、不低于1000萬元的中試裝備費以及2000平方米以上的標準化廠房,為創新成果向中試孵化轉化增添新動能。

  “在科研單元、人才隊伍、基地平臺‘三維立體’研發體系的構建下,特色研究所試點建設4年來,二氧化碳基聚氨酯系列技術產業化、稀土交流LED發光材料與器件產業化、醫用高分子材料與器械產業化‘三重大’產出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果。”楊小牛介紹。

  比如,開發出無醛水性聚氨酯膠粘劑,建成了萬噸級生產線,產品成功用于廣汽傳祺和一汽大眾首款運動型實用汽車;開發出稀土交流LED植物燈,已在東北三省、山東、河北等地推廣使用數百公頃;開發了聚乳酸可吸收骨釘骨板,其組織相容性、體內降解性及力學性能達到或超過芬蘭百優、日本剛子等公司同類產品,獲得兩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產品注冊證,已形成10噸/年專用料、5萬套/年可吸收骨釘骨板的生產能力等。

  楊小牛表示,特色研究所試點建設雖然已經完成驗收,但未來,長春應化所還將繼續聚焦經濟高質量發展對科技創新的需求,并按照“前瞻謀劃+擇機實施”的發展思路,即基礎研究面向顛覆性技術進行前瞻布局,推動基礎研究成果向開拓性技術演化,待其成熟度與社會發展需求相匹配時,及時實施技術成果轉移轉化。

  (原載于《中國科學報》 2019-08-23 第4版 紀實)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 重庆麻将机遥控器 足彩半全场平胜是什么意思 福建22选5走势 飞鱼直播间 通比牛牛游戏下载大全 139彩票网首页 河北快3中间值走势图 广东11选5万能号码 麻将花色 汇丰彩票安卓 下载上海快3最新开奖